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11章 入套

第11章 入套

        夜深了,秦荽从梦中惊醒,睁着眼良久才慢慢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每夜都梦醒好几次,那梦中情形皆是前世所受之苦楚,却未曾想,重来一次,却还在梦中如影随形折磨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坐起身,披上厚衣裳起身,拨了拨屋中放置的炭炉,见火星即将熄灭,便加了些炭进去,又打开香盒,取了一把香屑撒在上面,盖上盖子静静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母亲突然问起弹琴之事,让她今晚忍不住又做了噩梦,梦里依然是那令人作呕的醉红楼,她坐在角落里为那些醉酒的男人们弹琴取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举起自己的手仔细看,想起先生曾说:“你心思纯良,又极有灵性,将来在琴乐一道上或有极大成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听闻她弹琴极有天赋,便兴高采烈置办了好琴赠与她,还在此地住了快半年,以至于母亲那时脸上皆是温柔缱绻的笑。为了娘,秦荽拼命练琴,只想着若是父亲再来,看在这琴技份上,说不得能对母亲更好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她后来才知晓,琴技高,不过是父亲能“卖”个好价的砝码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炭燃了起来,香也熏满了屋里,这让秦荽心里舒坦了许多,她深深吐了一口浊气,站起身转身回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重来,那就重头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是安眠的香起了作用,秦荽一夜到天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上午,苏小妙着一身粉色新衣早早便来了家中,她很想要那种能装香的香毬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在家并不会梳妆,只简单挽了发髻,插了支梅花银簪,但她眉眼生得精致,如此打扮更添一份素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心里有些嫉妒,瘪了瘪嘴,便嚷着要看秦荽的瓷香毬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早就取出一个香囊来,十分歉意的说:“那支香毬找不到了,不过这个香囊也是我父亲早些年从府城带来的,就送给你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香囊刺绣精美,可如何能与秦荽那香毬相比,她正要不依,就听秦荽说道:“我今天早上听桑婶说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把香囊放在手心捏来捏去,颇为不满地说: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闻萧瀚扬要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眨了眨眼睛,她没有去想秦荽为何要对她说这件事,而是在听明白后瞬间瞪圆了眼睛:“他跟谁定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轻笑:“自然是镇上最富有的钱庄老板之女陈优优啊,怎么,你还不知道?可是我听桑婶说整个镇子都传遍了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是她?”苏小妙顾不得香囊,就要起身离开,却被秦荽拉住袖子,道:“表姐莫急,听我说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瞪着眼,着急地说: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香毬没有,反而还得知婚姻出了意外,她更不耐烦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姐可是喜欢萧瀚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你何事?”苏小妙此时倒是想起来萧瀚扬曾经同秦荽提亲来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表姐听我的,我能帮表姐啊!”秦荽好整以暇地看着她,继续道:“你也不用避讳我,毕竟我是要成亲的人了,不会和你争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如何帮我?又为何要帮我?”苏小妙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让你帮着说说好话,让二舅舅把我家铺租给我,唉,我都要成亲了,可我连压箱底的银子都没有,你也看见了,他连个房子都没有,我这以后的日子难免艰难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...”苏小妙想说她如何能说动父亲拿钱出来,可此话不能告诉秦荽,于是点头应道:“你帮了我,我也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将租金拿来,我便帮你出主意。”秦荽模棱两可说着,反正对方听不听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急匆匆回了家,拉着正在跟桃娘吵架的黄氏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这次你要帮我,萧瀚扬要跟陈优优成亲了,那我该怎么办?”苏小妙把秦荽的话说了一遍,又看向母亲:“娘,要不我们让秦荽帮我,她读过书,说不定能想到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氏用手指戳了女儿的眉心,骂道:“你个傻子,先不说你父亲如何肯将那么大一笔银子拿出来,就说他肯,那秦荽就真能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她说她有法子。”苏小妙嘟着嘴反驳,实则心里也没有底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氏道:“不行,我去找赵翠花说说,她当初让你干了那样的事,明明答应过让你做她儿媳妇,如今却想反悔,那可不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氏匆匆走了,苏小妙在家里着急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氏终于回来,却是眼含怒意,苏小妙心头一惊:“娘,可是没有办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死女人,居然说你不识得字,和她儿子不般配。”黄氏气呼呼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她当初明明夸我听话乖巧,她就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做媳妇。”苏小妙眼泪哗啦啦的流,又气得捶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说我们家铺子都不是自己的,我看她就是想娶个有钱的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拿当初她让你推秦荽落水的事威胁她,可她矢口否认,还说从未与你说过话。”黄氏也气得很,可此事确实无人证,当初是赵翠花挑了苏小妙独自上街时找机会跟她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此事陈优优知道,她还帮我出谋划策来着。”苏小妙突然抹着眼泪说道:“将她推下许愿池就是陈优优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陈优优会帮你?她已经是萧家未来媳妇了,你就是被那两个女人合谋摆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颓然坐下,目光呆滞地看着母亲:“我去找秦荽,她肯定能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快回来了,等会儿我们全家要回乡下过上元节,你莫要跑出去了。等后日回来娘陪你去找秦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元,元宵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元节,街市上有人簸米粉成丸子,称之为“圆子”,还有制成饼式后油煎,名曰“油锤”。此两样都是祭祀神明、供奉先祖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莲儿娘昨晚做了许多,今天准备同儿子一起去镇上集市售卖,又让莲儿提了许多来秦荽家中,便是莲儿娘周氏的一番谢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莲儿在秦家吃得饱,有桑婶照应着,哪有多少辛苦活干?不过几日,脸颊上倒是有了些红润,直叫周氏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有些喧哗,秦荽仔细听了听,知晓是闹元宵,见母亲和桑婶高高兴兴做糕饼,也跟着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她的心却无法放松,因为父亲派来的人将要到了,秦荽根本不知道事情是否能如自己的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