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13章 来人了

第13章 来人了

        陈优优要跟萧瀚扬定亲,可秦荽明明记得萧瀚扬高中后要娶高官之女,那陈优优呢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自己的重生也改变了别人的命运?亦或者,陈优优定了亲,却并未嫁给萧瀚扬?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去瞧瞧吗?那些灯上都有灯谜,你若有喜欢的,我去试试看能否猜中?”萧辰煜见秦荽发呆,便出声打断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不喜这些,随便看看就回去吧。”秦荽摇头拒绝,萧辰煜心里有些微的不舒服,却又说不上为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钱庄的口站着萧瀚扬,他正在抬头解灯谜,不远处陈优优一脸娇羞地看着心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外,萧辰煜和秦荽慢悠悠路过,朝前方走去。一阵叫好声传来,想来是萧瀚扬解开了灯谜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两人都没有如何闲聊,遇上一些奇特的灯或者一些杂耍,萧辰煜会主动讲解,秦荽也听得认真,还会时不时应答一两句,萧辰煜心里的那点子不舒服也慢慢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日去县城置办些东西,你有没有需要我带回来的东西?”镇子不大,两人逛了一圈便往回走,路上萧辰煜说了明天的行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成亲了,如今有了房子,却还需要添置些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没有什么东西需要,你明日走之前来家里一趟,帮我带些香去县里卖掉,再看看我母亲有没有需要带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将秦荽送到家门口,秦荽没有邀请萧辰煜进屋的意思,对他说:“不早了,我看你今天精神有些不济,早些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进去吧!”萧辰煜等她关了门,却并未离开,而是坐在门口石阶上望着月亮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并未等太久,苏氏和桑婶便结伴而归,远远看见家门口坐着个人,还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也看见了她们,忙站起身迎了过来,居然是萧辰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萧辰煜是怕秦荽一人在家不安全,夜深了又不方便进屋,便在外面守候,等着苏氏回来,这才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敲门,秦荽开门后,苏氏告诉秦荽萧辰煜刚走,秦荽惊讶地伸出头看了看巷子口,可巷子里空荡荡的早就没有了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桑婶很是高兴:“姑娘以后有福气了,这姑爷是个贴心的人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也十分认同,秦荽心里也有点说不出的暖意,那人似乎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萧辰煜天未亮就来取走了香品,苏氏也把成亲要用的东西说了,萧辰煜答应后便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今日起得很早,她在等父亲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却先迎来了苏小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腰间还悬挂着秦荽送的香囊,秦荽看了眼后便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像是拉着多年闺蜜似的,对着秦荽大吐苦水:“陈优优知道我喜欢萧瀚扬,还在背后摆我一道,就算我不能嫁给萧瀚扬,她陈优优也照样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淡淡笑着,听着,却不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苏小妙说够了,这才说道:“昨晚,我看见陈优优和萧瀚扬逛灯市,看样子两人感情甚笃,要不你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一听,更是生气,怒道:“怎么可能算了,我都做了那么多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你都做了什么事?”秦荽状若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霎时噎住,躲闪着目光喃喃道:“也没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又问秦荽:“你不是说能帮我吗?好表妹,你帮帮我吧,我以后都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姐,我的条件早就说过,你把欠我们家租金拿来,我便帮你出主意。”秦荽伸出一只白皙的手递到苏小妙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似乎现在才想起来秦荽说过给了钱再帮她,但她还是想磨一磨秦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秦荽面上平静,实则十分冷淡,根本不吃苏小妙的这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儿还有事,你先回去,后日我成亲,接下来我会很忙,你的事等我成亲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妙着急了,巧得很,陈优优和萧瀚扬的定亲也在十八那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秦荽不为所动,她只能匆匆忙忙回去找母亲想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父亲欠秦家的租金足有一百多两,父亲如何肯为了自己给出这么多钱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临走前,秦荽说过一句话:“你家的银子不用到你身上,也只会用在你那个姨娘身上,若是她再生个儿子,你和你娘肯定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说苏小妙回去如何折腾,秦荽迎来了父亲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是父亲的随从阿扎,以前随着父亲来过多次,自然双方都认得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扎今年四十左右,对着秦荽拱了拱手,道:“我今儿是来接姑娘去秦家,家中太太允了姑娘回去认祖归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站在屋檐下,轻轻勾了勾嘴角,道:“麻烦阿扎叔回去禀告父亲和太太,我后日成亲,怕是暂时回不去了,等我以后再跟随夫君一起去秦家看望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亲?”阿扎的脸沉了下来,看了看院子里,并未有喜庆之意,便笑着道:“姑娘可是说笑了,老爷没有来,你如何能定亲、成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几年没有音讯,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寻父亲,而且我已及笄,母亲自然可以帮我定亲。”秦荽一改以往的淡然,有些强势地说着,语气里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怕是不妥,还望姑娘三思。”阿扎也冷着脸说道,对于这些外室之子女,他并没有多少尊重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理了理发丝,笑道:“阿扎叔回去如实禀告父亲便是,毕竟,你不能代表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扎站着不动,和秦荽对视许久,才咬着牙问:“对方是什么人?家中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知道他是想要问明才能回去交代清楚,但她不准备说仔细,只是含糊说道:“对方乃读书人,将来定然有所成就。还望阿扎叔在父亲面前多多美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此事还望多想想,你这样嫁出去了,你母亲怎么办?”阿扎暗含威胁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的卖身契在秦雄飞手上,这也是秦荽最担忧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以为以此能拿捏住秦荽,秦荽却笑着道:“我的母亲自然会有我照应,不许阿扎叔思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谈崩了?阿扎看了看天,从富水镇快马加鞭回去府城要两日,来回无论如何也要四日,可若是秦荽后日成亲,老爷亲自赶来也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