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21章 一无所有

第21章 一无所有

        阿扎哈哈大笑起来,一副完全不怕得罪萧萧辰煜和秦荽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心知肚明因为自己一旦回了秦家,将陷入后宅中动弹不得半分,而随后便会远嫁京城,他在外面做事,秦荽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对付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其余人不明白阿扎为何如此嚣张,即便对苏氏不尊重也就罢了,可无论如何秦荽也是秦雄飞的女儿,也算是秦家小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冷声问:“你说我父亲派你来接我,那么我问你,我父亲为何不是年前接我回去过年,也不是正月过后接了我回去,反而是这个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所有人都以不信任的目光看向他,阿扎微微站直了身子,想了想才道:“说实话,老爷已经给姑娘定了亲,这次来接姑娘回去,除了认回秦家以外,便是送姑娘成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扎坦然说了此行目的,干脆放开了说道:“至于老爷给姑娘定的亲事,可是京中高官,可不是你这偏远小镇的穷小子可比拟的。所以,我还是劝这位年轻人,趁早离开,死了这份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不敢去看萧辰煜的脸,她甚至不敢去想萧辰煜如今的想法。若是换做自己,只怕早就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家有老爷做主,姑娘的婚事也该由老爷决定,你们这婚事嘛,嘿嘿,自然是不被认可的。”阿扎有些得意,算算日子,最多明日上午阿富就能带人来,到时候软硬兼施将姑娘带回老宅交差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紧握秦荽的手突然松了,秦荽下意识反手抓紧萧辰煜的手,而萧辰煜的手稍顿后也任由秦荽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让萧辰煜在阿扎面前离开,不管是因为脸面还是为了这点子莫名其妙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不动声色调整情绪,冷冷地看着阿扎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时,兰花过来上菜了,看见屋门口的阿扎和屋里的众人还认真打量了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兰花,秦荽突然想起巷子口的镖师,突然心思一动,对兰花道:“兰花,你马上去巷子口找你们的兄弟过来,把这人给我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扎只以为秦荽是在吓唬他,闻言露出不屑地嘲笑:“姑娘,我是奉老爷的命来接姑娘,姑娘绑了我这可是对老爷的不满,以后可别怪阿扎不在老爷面前帮姑娘说好话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害我我已经阿弥陀佛,还指望你帮我说好话?我像是如此笨傻的人吗?”秦荽也冷笑着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兰花认真地看了看门口站着的阿扎,点了点头后径直走了进屋,将端着的菜仔细放在饭桌上,然后四下看了看,没有看见绳索,于是大步走到阿扎身边,一掌拍在阿扎的后脖颈,阿扎还在耀武扬威的话戛然而止,人也朝前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?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是莲儿率先跑了过去,问兰花:“兰花姐姐,你把他打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兰花低头看着瘦瘦小小的小姑娘,认真地回答:“没有,打晕了而已,姑娘说要绑起来,可我没有看见绳子,只能打晕了,嘿嘿,我哥哥教我的,打不死,能打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惊讶地看着兰花,不同于旁人的是,她是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同意带有些傻的兰花回来只是为了交好鲁大,可如今倒是给了自己一个意外惊喜。有了个力大的女人在家,多少有些保障,至少二舅一家来再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之事还需要善后,所以秦荽不得不打起精神开始吩咐起来:“桑婶,你去取根结实些的绳索将人困了,嘴也塞严实些送去马房里。记住千万不要让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桑婶已经傻了,莲儿忙道:“我知道哪儿有绳子,我去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莲儿一阵风似的朝外跑去,很快抱着一圈麻绳过来交给兰花,兰花动作利索的将人困得如同僵尸,又用阿扎的腰带将阿扎的嘴塞严实,再在上面缠了布带,这样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挣脱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桑婶搀扶着同样惊呆的苏氏坐在一旁,两人已经说不出话来,看秦荽和阿扎丝毫不让的说话,看她利索安排人将人绑了的气势,哪里还是她们熟知的那个孤傲又心善的姑娘了?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莲儿兴奋的跑前跑后,而兰花则是秦荽说什么便是什么,根本不去想秦荽这样对不对,该不该?

        回过神的桑婶将油灯点燃了,全程淡定而沉默的萧辰煜此时才挣脱了秦荽的手,借着昏黄的灯火看着秦荽的侧脸,只有他知道秦荽的手一直在发抖,所以也只有他知道,秦荽并不是如表面般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萧辰煜又问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将手缩回袖子里,刚才她都已经忘记了还拉着萧辰煜的手,如今倒是十分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她抬起头,和萧辰煜对视:“多谢,你先回去吧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你也看见了,我家很复杂,若是......若是你想退婚,我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定定看着矮了自己一个半头的未婚妻子,与她抬起来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要人帮,亦或者,她不信任萧辰煜。萧辰煜从她眼里看出来这点后,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低笑,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,若需要我帮忙就来喊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说是否要退婚,又朝苏氏告辞,然后便大步离开了。苏氏站起来想要留他吃了饭再走,可话到嘴边也只能咽了下去,又颓然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那只被萧辰煜紧握过的手不自觉收紧了,似乎是想把那丝余温和力量留久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想着下午黄氏和苏小妙大闹萧家,晚上秦荽又把阿扎绑了,心里就慌得不行,她脱口而出问秦荽:“荽儿,你究竟在干什么啊?你把阿扎打伤还绑了他,这可如何跟你父亲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我不愿意跟任何人交代,我只想......”秦荽背对着母亲,依然看着萧辰煜离开的大门,低声喃喃:“我只想活下去,不被任何人掣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想依靠任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我们已经把人关好了,保证他出不来,也保证没人发现他。”莲儿和兰花居然牵着手走了进来,一脸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吃饭吧!”秦荽收回视线,淡淡地说:“兰花,这个家你可以留下,你愿意吃多少就吃多少,姑娘我保你吃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兰花一听笑得嘴角咧到耳根子了,和莲儿对视,两人都高兴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兰花姐姐,你能留下来了,嘿嘿!”莲儿甩了甩兰花的手,很为她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看着眼前这一幕叹了口气,站起身道:“你们先吃饭吧,秦荽,你跟我进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推开桑婶,径直进了卧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极少如此喊她,大约是真气着了。秦荽抿抿唇,对桑婶三人道:“你们先吃饭,我去跟母亲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桑婶自然不肯先吃,可兰花已经拉着莲儿过去坐下开吃了。桑婶对兰花也有些发怵,不敢多言,就怕兰花二话不说给自己也来那么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坐在屋中圆桌旁,眼神呆滞的看着燃烧的灯芯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走了过去,拿起小剪刀将已经燃烧过的灯芯剪了,火苗跳跃了一下,又继续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抿了抿有些颤抖的唇:“你不是我的荽儿,你一定不是我的荽儿。我的荽儿心地善良得很,不会如此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你还不懂吗?”秦荽平静地打断了母亲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