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22章 起茧子的手

第22章 起茧子的手

        她伸出手前后翻转,又平放在苏氏面前,看着苏氏的眼睛:“娘,您瞧我手中可有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的质问被打断,看向秦荽的双手,跟着女儿的话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又拉过苏氏放在桌上的双手,翻转摊开,道:“瞧,娘手中也没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不懂秦荽想要说什么,皱着眉说:“我是问你为何变化如此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秦荽还在说手的事:“娘,我们母女就如同这双手般一无所有。您看我这双手,它没有武器,没有力量,光是好看有何用?我该拿什么来保护您,保护我自己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心头大震,认真看向秦荽的双手,那双原本白皙漂亮的指腹掌心竟然有些粗糙了,显然是这几日日夜忙着制香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抚摸女儿的手心,苏氏心头酸楚得厉害:“怎么起茧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儿其实更愿意长出尖刺来。”秦荽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您把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,可等来的是什么?难道还想让我也同您一样,在这里乖乖等着他来安排我的一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没有说话,眼里已经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无奈地想:若是死了便也一了百了,可为何她要重来一次?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谁不想温柔贤惠、每日诗词歌赋、弹琴弄香,可我们能吗?”秦荽没有过多的解释,站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荽儿,对不起,是娘拖累了你,娘也帮不上你的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重重吐出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烦躁,转身走到母亲身边,蹲下来仰头看着流泪不止的母亲:“娘,秦家是龙潭虎穴,你莫要有任何希冀想回秦家;父亲多年对我们不闻不问,可见我们在他心里没这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苏氏轻轻点了点头,秦荽又道:“他以前不带我们回去,说是家中主母甚是严厉,我们回去后日子不好过,还不如在这小镇子自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如今我刚及笄,他便迫不及待给我定了亲且马上就要成亲。没有只字片语便让我们回秦家老宅,难道现在的秦家主母就不严厉了?还有,娘想过没有,到底是什么样的夫家才能让父亲如此急迫?真是为了我好,为何不写封信仔细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止住了哭泣,看着女儿不言不语。秦荽想她大概还是想说“毕竟是你的父亲”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都说虎毒不食子,可您看的例子还少吗?您不就是被您的父亲母亲、兄长卖掉的吗?若非他们,你又何至于一辈子抬不起头?何至于对我这个女儿心生愧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了解你父亲,你是斗不过他的。”苏氏抬起手抚摸秦荽的头,担忧地说道:“刚跟了你父亲那会儿,他喝了酒高兴时也跟我说些外面的事,他似乎是背了人命的。他说最讨厌不听话的人了。娘不是想让你如何,而是娘怕啊,娘怕他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那时起,苏氏便不敢起任何反抗秦雄飞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身上有背了人命?娘仔细跟我说说。”秦荽似乎是抓住了点什么,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,只是这么个感觉。”苏氏无奈地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只要你站在我身后,只要娘好好的,我就要试一试,总要试试看才甘心啊。”秦荽靠着母亲低垂下头,将眼里的恨意掩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只是要试试看,她是一定要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只是跟父亲斗,她还要父亲身败名裂、一无所有,还有那个所谓的秦家主母,秦荽想起她都觉得恶心,也有些胆寒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屋里传来兰花和莲儿说话嬉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心思单纯,只知道有得吃便是很好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回过神,跟着笑了笑,突然又想起萧辰煜紧握她手的时候那种从未有过的心安和温暖,只可惜,那人恐怕不愿意继续沾惹自己这一身烂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抬眸看向母亲,秦荽的声音温和了些:“娘,您不要多想,我自然是您的女儿。要不您随便问我小时候的事,看看我知道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夜深了,苏氏和桑婶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桑婶,荽儿出嫁后,你跟着荽儿吧,她不会做饭、洗衣,这日子怎么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桑婶快要睡着了,被苏氏一说又醒了,转头看着苏氏:“我走了太太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卖身契在荽儿父亲手上,这便是拿捏荽儿的要命东西。只要有这个隐患在,荽儿哪怕出嫁了也不得自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桑婶的瞌睡彻底被吓飞了,猛地坐起身看着苏氏道:“太太可不要想不开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哭笑不得的伸手拉桑婶躺下,可桑婶一副不说清楚就不睡下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想不开,我还要看着荽儿生孩子,看着她过日子呢。”苏氏只得保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吓得我半死,那太太是有什么打算?”桑婶拍了拍胸口,这才躺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去水月庵修行。”苏氏看着帐顶:“过年前,你不是陪我去过一次水月庵,一进去就觉得心情平静极了,我当时就想,若非为了荽儿,我真想来这里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桑婶会大惊小怪,谁知她听了反而赞同:“我也和太太一样想,那里山清水秀,也没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转头,有些惊讶地看向桑婶:“你不会也想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瞒太太,我当初被夫家赶出来,当时就起了去水月庵出家的想法,只是后来莲儿父亲找来,死活要我跟他回去,这才断了出家的念头。后来我侄儿去了,我可怜侄儿媳妇一人拉扯孩子不容易,这才到现在都不敢起这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要不是苏氏突然提起,桑婶都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月庵在县城外的山里,县里许多吃斋念佛的女眷都愿意去水月庵,最主要的目的是,主持其实是朝中一位官员的未嫁女,如今也四十岁了,她虽然是出家人不理凡俗事,可架不住其余人想要借她和她家里人攀上关系,这也导致水月庵十分热闹,香火极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选择水月庵的原因,并非为了攀交情,而是进了水月庵,即便是秦雄飞也不敢进来强行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怕姑娘不答应。”桑婶最后叹了一口气,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睡吧,等她出嫁后再说。”苏氏也不想再说了,不过又叮嘱桑婶:“此事万万不可泄露一丝半毫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也未睡着,突然隐隐听见竹笛声,恍惚间想起,这曾是自己年少时时常弹奏的曲子,而萧翰扬不知何时学会了,有时会隔墙用笛声合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夜已深,他发什么病还吹笛?

        秦荽不是无知姑娘,自然也明白这是想要借曲子抒发心意和情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入了如今的秦荽耳中完全无感,她拉起被子盖住头强逼自己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倒也睡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