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23章 违心、唯心

第23章 违心、唯心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回去后将今日从县城买来的东西收拾摆好,又取了一封茶叶去找姚观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观主正在独自下棋,见到萧辰煜来忙招呼他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外地来的雪芽,给姚观主买了些回来尝尝。”萧辰煜将茶随意放在一旁,便去看棋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观主痴迷下棋,也十分爱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外地来的茶,忙打开来瞧,只见茶紧直匀细,翠绿显毫,香气清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阳羡雪芽吧?雪芽我只独爱这阳羡雪芽。”姚观主喜滋滋地招呼小道童过来拿去泡一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或许是吧!”萧辰煜手指捻着一颗白玉棋子,可有可无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心情不好。”姚观主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年轻人,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会心情不好,我可是要做新郎官的人。”萧辰煜笑道,却多少有些自嘲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你这人平时也笑得很假,不过今天格外假。”姚观主摇着头评价萧辰煜为人:“要不是你这人下棋还过得去,我都懒得和你这样的人结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举了颗棋子,笑道:“姚观主,该你了,莫要分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观主沉思后落子,慢悠悠说了句:“人活一世,唯心而已,何必强迫自己做违心之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唯心而已?”萧辰煜叹了一口气:“有些人怕是没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观主噗嗤一乐:“你的心也不多,何必说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姚观主又道:“要不你跟我修道如何,万一我们修成了正道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您是想凭您这强烈的胜负欲修成正果,还是凭着您这挑嘴的毛病修成正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唯心而已,唯心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了一个时辰的棋,也斗了一个时辰的嘴,也把买来的阳羡雪芽喝得差不多了,萧辰煜心里终于舒坦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身告辞时,还将姚观主桌上的茶点全端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月色很美,可美好的心情在看见萧瀚扬站在篱笆墙边时,便不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端着一碟子茶点走了过去,站在很是颓废的萧瀚扬面前站定:“你来作甚?你不怕你娘知道你来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叔......”萧瀚扬这声小叔,喊得有些委屈,也有些说不清的情愫,萧辰煜理解为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只比萧瀚扬大两三岁,这对叔侄年少时感情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萧瀚扬的父亲举家搬来镇上住,乡下的老宅子留给萧辰煜和父母同住。此后虽然见面时间少了,可两人一见面感情依然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架不住赵翠花每次都在中间作梗,不让叔侄两人亲近,加上萧辰煜被送去县里上学后,他和萧瀚扬几乎见不了几面了。分家风波后,两家彻底断了来往,萧瀚扬心里愧疚,也不好意思面对小叔,两人之间便陌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将茶点放入口中细嚼慢咽,这玄妙观的点心就是美味,要是离开富水镇自己肯定会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在月光下,萧瀚扬喝醉酒的脸也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叔,你能不能不要和她成亲?”萧瀚扬的声音很低,还含糊不清,大概即便喝了酒鼓足勇气来说这话,他也清楚不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没有听得太不清楚,但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静立在月光下,将嘴里的茶点吃完,又思虑良久才说:“你若真喜欢她,就不该打扰她。更不该如此来找我说这样的话,你可知,她的名声已经被你娘毁了一次,你还要毁第二次?若非我大度,换个男人岂能容她?她婚后还有好日子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...”萧瀚扬从小跟着萧辰煜小叔、小叔的喊,也很是崇拜小叔,即便他如今是年少有为的秀才,可面对萧辰煜时,依然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萧瀚扬想说自己可以娶秦荽,他会对她好。可这样的话,他知道不可能,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下午,家里出了闹剧,我心情烦闷极了,为何不能什么事都顺顺利利的呢,为何要做这么多无谓的事呢?为何要搞得大家都不痛快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瀚扬低垂着头,声音有些哽咽,他不敢明着指责母亲,可心里确实是怨的。他小时候用笛声和她合奏,她总是有回应的,可如今,她应该很恨自己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吧,我可没心情安慰萧家大少爷。”萧辰煜端着他的茶点对开院门走了进去,想了想,隔着栅栏看向低垂着头的萧瀚扬:“以后秦姑娘是你小婶,你莫要胡思乱想,不然小心我揍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便回了屋关了门,他也不去管萧瀚扬何时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点燃桌上的油灯,萧辰煜坐了下来,深深叹了口气,本来还纠结是不是要蹚秦家的浑水,此时倒是决定了,他还非要将人娶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晨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早饭依然是兰花做的,简单的杂粮粥,不简单的是兰花抱着的汤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端着小碗盯着埋头喝粥的兰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莲儿惊讶又好奇地问:“兰花姐,你吃这么多肚子会不会涨得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兰花百忙之中答道:“我哥哥说,有得吃就要多吃,不然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,所以,我每次都多吃,也不会难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兰花小时候过得不好,跟哥哥相依为命,而哥哥死前将兰花托付给了鲁大,而鲁大现在却将人交给了秦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我收了莲儿为徒弟,她以后跟着我学调香,制香。咱们家以后的嚼用要靠自己挣,不要全指望铺租。”秦荽吃完饭,趁着大家还在桌上宣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抿了抿唇,倒也没有反对,桑婶却很是高兴,直叮嘱莲儿要好好孝顺师父,要好好学,要听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兰花和莲儿从今儿起搬到后院住,就住在以前先生的那间房间。”说完,顿了顿又道:“右厢房和耳房的门要锁好,除了莲儿其余人平日莫要随意进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点头,秦荽的话并非是和她们商量,而是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桑婶,你抽空问问莲儿娘,愿不愿意让莲儿的哥哥来我们家做事,也不需要干什么,就是跑跑腿、干点杂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愿意,她怎么会不愿意?”桑婶忙帮着侄儿媳妇应下,又道:“等会儿他们母子就该来了,之前说过要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阿富带着四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进了秦荽家的小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巷口吃馒头的两个镖师抬头看了看那几人,其中矮胖些的男人皱了眉,指着后边的两个男人道:“三哥,这几人像不像道上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瘦高个男人刚喝了一口粥,转头看了过去,下一刻他猛地站起身,皱眉看向巷子口走远的几人,眼里闪着狠厉的光。把对面的人都吓了一跳:“三哥,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三本来想跟过去,可下一刻便顿住脚步,对同伴招手,然后在他耳边耳语,同伴点头后飞快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乔三则继续喝着稀粥,只是那青筋蹦起的额角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