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24章 不是舅舅

第24章 不是舅舅

        拍门声响起,桑婶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阿富并未进门,桑婶不认得阿富,见到五个眼神不善的男人站在门口,桑婶立即警惕起来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秦家人,跟着扎哥一同来的。”说完,便皮笑肉不笑的推开了桑婶,抬脚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哎哎,你们懂不懂规矩,怎么能闯别人家里?”桑婶见几个男人就这么大咧咧走了进来,忙吼道,刚想要撵人,就听见秦荽喊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桑婶,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富被秦荽的声音吸引,看过去的眼睛亮了亮,心道:这养在外头的姑娘容貌气度居然不比家里的姑娘、少爷差,倒是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姑娘的话,小的是阿富,是秦家的车夫,昨儿个陪着扎哥一起来接姑娘回秦家。”说完,又四下张望一圈,有些奇怪自己说了这么几句话了,阿扎还未出来,于是张口喊道:“扎哥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回答他的却是秦荽那平静中带着讶异的声音:“阿扎昨儿便离开,说是回秦家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了?不可能,绝无可能。”阿富摇着头,没有一丝相信,毕竟他们俩的任务没有完成,回去还不得被罚得很惨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冷下脸:“哼,你是说本姑娘骗你一个下人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话可不是这般说的。”阿富一副讨饶的模样,可眼睛转得飞快,还在想法子和秦荽套话:“扎哥昨儿说路上不太平,让我去喊了几个兄弟过来护送姑娘回秦家,无论如何他都不该先走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如何商议的,我怎么会知道?他临走时似乎说要去县里,是不是去县里住了?毕竟我们家可不方便留他居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.”这倒是不无可能,阿富有些吃不准阿扎是不是去县里找女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富挠了挠头,一时不知该去哪儿找人?

        见阿富几句话被人糊弄住了,他身边的男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,对阿富说:“那个什么阿扎在不在都无所谓,有咱们兄弟在,帮你把人弄回秦家不就行了,这功劳还是阿富老弟一个人的,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富本来也不是个省心的主,不然也不敢跟阿扎出那样的馊主意。此时一想也甚觉有理,何况阿扎平日对他也不是多好,若是能借此给阿扎上个眼药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阿富下定决心,便对秦荽拱了拱手,道:“姑娘,既然扎哥走了,那姑娘就跟我们一起先回秦家吧,老爷太太都盼着姑娘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缓缓笑了,抬脚从门槛内走了出来站在屋檐下,坦然面对五个陌生男人的各色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也敢喊本姑娘跟你走?”秦荽的脸彻底冷了下来,连声音都像是寒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此话何意?阿富是个下人,可阿富也是老爷太太的人,是听从老爷太太的吩咐来的。姑娘瞧不起小人不要紧,可老爷太太的话可不能不听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富是那种欺软怕硬的滑溜小人,有些心机不多,又极善于察言观色,在大宅门里又见多了逢高踩低,更是将这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玩得溜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是个下人,其实也瞧不上这样在外面没有名分的母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如今的阿富表面恭敬委屈,实则心里已经将秦荽骂得不知多难听。但凡他有机会,便能将秦荽母女弄得很惨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从他眼神和抽动的嘴角都能八九不离十猜中这小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连冷笑数声,抬起手指指着他喝问:“你若真是秦家下人,就该进来对我恭敬磕头行礼问安,可不是如此趾高气昂进来,何况,你带着陌生男人闯入我家难道也是我父亲的意思?亦或者是秦家太太的意思?究竟是谁你来败坏我们母女的名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富又被骂懵了,他有些跟不上秦荽的思路了,可这身后这几人确实是有些圆不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私自请了外男来,而阿富一时得意竟然将人带了进院子里。本以为阿扎会处理一切,可如今阿扎居然不在,阿富此时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头,长得这么漂亮,嘴巴也厉害,哈哈我就喜欢这样的。”阿富身边的男人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秦荽,挑起眉毛嘻嘻笑着,嘴里的话也十分冒犯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富差点没有站稳,顿时有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感觉。这人是他请来的,可现在这些人显然超出了他能控制的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阿富进院门时,秦荽便提前叮嘱屋里的人都不许出来,又吩咐莲儿从后门去找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既然骗不走阿富几人,便只能拖延时间等着鲁大带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那几个男人似乎并没有耐心,从他们眼神不难看出,这些人根本不讲道义和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心里焦急,不知道巷子口的两个人能不能阻挡这些人一阵子?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时,门口突然传来苏老二的声音:“这是干啥,一大早的这是要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眼睛一亮,朝着苏老二喊道:“二舅舅,快来救我们,这群人莫名其妙闯入我们家中,还要绑了你外甥女走,舅舅快来帮我们赶走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老二首先是惊讶于秦荽如此热情的喊自己“二舅舅”,可下一刻对上转身过来的几双凶神恶煞的眼睛,还有那半抽出来的锋利刀刃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苏老二打了个激灵,连连摆手,话都说不利索了:“不不不,我不是舅舅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便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听见二哥的声音,忙走到堂屋门口,可只看见苏老二逃窜的背影,出院门时他因为惊慌还被门槛绊倒,不过,苏老二也顾不得疼痛,爬起来踉跄着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苏小妙突然发疯冲进萧家一顿打砸,将送来的食材弄得乱七八糟。也让送菜的人看了场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氏本是跟上劝女儿的,可不知道为何最后也掺和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后来大家坐下来谈,可萧家和陈家的婚事告吹,苏小妙也没能得到嫁入萧家的应允,甚至是得罪死了陈家和萧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怕今天就要传出苏小妙和陈优优合谋害秦荽,而主谋却是萧瀚扬的娘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儿晚上苏老二将黄氏和苏小妙都揍了一顿,可出了气也不顶事,还是桃娘出了主意,说苏小妙是从秦荽家出去发了疯,定然是秦荽给她下了什么东西才让她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苏家、陈家、萧家咬死是秦荽害他们,他们几家就能摆脱这样的困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苏老二才会一大早来秦荽家,本打算先闹上一闹,把态度摆出来后,再去萧家赔礼道歉,再一起放话将事情圆过去,说不定苏小妙还真有机会成为萧家的媳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道,一进来会遇上这样的事,他想也不想就逃,还是先保自己的命要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