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34章 各怀鬼胎

第34章 各怀鬼胎

        苏强忙笑着道:“二婶,我是回来取东西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借口回来拿东西,苏强回屋转了一圈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氏耍了长辈威风也心情好了些,瞪了眼桃娘转身去看苏小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,桃娘抱着孩子又转了两圈,这才回了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片刻,孩子便哭得很厉害,黄氏被吵得心烦,从苏小妙房间出来,对着桃娘一阵数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桃娘匆匆抱着孩子出来:“姐姐,这孩子刚才还好端端的,不知道为何突然哭得厉害,怕是有哪里不舒服,姐姐陪我去医馆给她瞧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氏看了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孩子,冷哼一声:“我哪有那闲工夫,你自己带她去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姐姐给我点银钱吧。”桃娘一脸焦急,又伸出一只手摊在黄氏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氏手里捏着南瓜子边骂边嗑,闻言对着焦急的桃娘吐了一口瓜子壳,骂道:“一天天的就知道伸手要银子,你手里的银子少啊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搜刮了多少去。你这个黑心肝的贱人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娘眼里含泪,委屈地咬着嘴唇扭头跑了。身后的黄氏格外舒坦:“哼,这死女人,每天不找骂就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娘出院子门,到了街上找了一辆载客的牛车坐了上去。放下帘子阻碍外面的视线后,桃娘悲悲戚戚的神情顿消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孩子哭得声音都要哑了,她忙低头哄孩子,眼圈也突然红了,低声道:“我的心肝啊,你这命怎么跟娘一样苦啊。你放心,娘拼死也不让你以后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车行驶到了一所偏远的小院子,桃娘抱着睡着的女儿下了牛车,等车夫走后,桃娘才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豁然是苏强,他探头看了看两边,见巷子里空无一人,这才伸手将桃娘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桃娘一改在苏老二面前的贤惠懂事,也不是黄氏面前的委屈样子,而是风情万种的依偎着苏强。

        熟睡的孩子安静得很,桃娘将孩子放在堂屋。苏老二急迫地将桃娘拉进里屋,门一关就迫不及待滚上了床。一番云雨后,两人相拥着说话,桃娘便开始抱怨黄氏又骂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才能将我从这泥潭里拉出来啊。我真的不愿意跟着你二叔那个老男人了,也不想受黄氏那个老虔婆的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强一只手在桃娘光洁的肩头轻轻抚摸,一边思考着怎么开口说银子的事?只嗯嗯几声敷衍桃娘。

        桃娘喜爱桃红色,今儿穿的就是桃红色裙袄,如今正堆在床尾,很是扎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床尾的袄裙,苏强脑海里突然又浮现了秦荽身穿的衣衫:比这个颜色更深些,不知道是个什么颜色,反正衬得秦荽娇艳欲滴,但又有种沉静之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说话呢,你发什么呆?”桃娘说了半日,却没见苏强有半点回应,忍不住不满的掐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你说着呢。”苏强回神,忙哄桃娘,凑近了仔细一瞧,桃娘的眼角已经有了些细小皱纹,而自己以往很喜欢桃娘的嗔怪也变得有些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还不是得罪她的时候,于是,又小意温存了一番,哄得桃娘神魂颠倒、眉目含情之时,苏强突然问:“你手里有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在回味甜蜜的桃娘瞬间清醒,疑惑又防备的看着苏强,反问道:“你想干啥?我哪有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如此,苏强心生不满,暗道偷情果然不是真心的,若是自己媳妇,定然是二话不说将所有银子都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还不是得罪桃娘的时候,他一只手抚摸桃娘的头发,边温声道:“你不是说受够了我二叔和我二婶嘛,如今我便有一个好机会,若是成功了,我便能想法子让你离开他们,获得自由?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娘半信半疑地看着苏强的眼睛,见他没有半分躲闪,便推开他坐起身,问:“你仔细说说,什么机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苏强多说,她又眉眼锋利地警告:“你若是敢骗我,我就告诉所有人,说你强了我。我活不了你也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强放在身边的手死死握成拳,很是后悔当初受不住这个女人的勾引上了她的床,如今只能被她拿捏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苏强脸色难看,桃娘也知道这样的话伤感情,于是她又伸手去揽着苏强的手臂,叹气道:“你也莫要怪我,实在是我命苦,心里慌得很。若不是我摊上那样的爹,赌钱赌得拿我做赌注,我又怎么会给你二叔做小?若是你我能早些相遇,我跟了你,哪怕也是做妾,我也心满意足,哪至于如今这样偷偷摸摸?要是被人发现,咱们俩都会没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强沉默了一阵,心里也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前,苏强才十八岁,见到跟在二叔身后走进苏家的桃娘当即就有些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桃娘总会在擦身而过时若有若无碰碰他,血气方刚的苏强很快就被桃娘勾引得神魂颠倒,最后便在这个偏僻的地方租了个小院子,时不时两人能抽空在这里颠龙倒凤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桃娘怀了孩子,她一口咬定是苏强的,可苏强却不想认,他怎么看都觉得像二叔多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生了孩子的桃娘不如以前那般腰肢柔软,肌肤也松弛了许多,苏强渐渐从对桃娘的迷恋中清醒,清醒过来的苏强开始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两三年,自己挣的钱多数都入了桃娘的口袋,如今看到桃娘提到钱时的态度更让苏强心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儿听了个消息,我表妹要卖茶楼的铺子,二叔和她闹僵,表妹不愿意卖给二叔,不过,如果是我的话,她可以降价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娘瞪了眼苏强,还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:“表妹、表妹,喊得可真亲热,只怕人家没有把你当表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酸溜溜的话后,桃娘瞬间醒悟过来:“铺子若是不卖给你二叔,那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了茶楼的苏老二,哪里还能有什么本事在镇上充当掌柜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苏老二失去了茶楼,定然要回乡下去过日子,他手里有钱,回去也能做个富户小地主,日子也能过得滋润。可自己去了乡下还不得天天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氏能饶得了自己才怪,还有乡下的那个婆婆,那可不是个简单的主,和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,自己不如去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及此,桃娘也明白苏强要银子的目的:“要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强一听有门,忙笑着说一百五十两。

        桃娘细长的眉毛高高挑起,似笑非笑地眼神盯着苏强:“我若是出了银子,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