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52章 女人孩子

第52章 女人孩子

        离开香铺时,已经暗了天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看向萧辰煜:“你回去吧,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,接下来的事我都没问题,何况还有刘喜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很是舍不得,但他也知道刚去县学就请假实在是不好,而且,这段时日的事情也给了他比较大的冲击,尤其是今日在牢狱之中看到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出萧辰煜不想走,秦荽借着黯淡下来的天色悄悄握了握他的手:“来日方长,咱们不能拘泥于一时的儿女情长,我们的路很长,也很不好走,我在外面努力,你在里面努力,我们俩一起朝着同一个方向使劲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反手握着他的手,道:“我送你回客栈便回去,我不在身边,你多加小心,有什么事就喊刘喜来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等我将镇上的事了结了就搬来县里住,到时候你回家也方便些。”在不知不觉间,秦荽和萧辰煜像是老夫妻一般淡然相处,能心平气和的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很包容秦荽,也许他还不太理解秦荽,但他会陪着她做一切看起来“出格”的事。秦荽的防备渐渐放松,心境也平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将秦荽送回去后,萧辰煜又磨蹭着吃了晚饭,叮嘱了刘喜后,又让刘喜跟着去把留在学院里的马牵回来带回富水镇去,这样大家出门有马车也方便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临睡前,秦荽过去看了眼李四娘的孩子,孩子已经好了很多,正坐在床上和李四娘玩耍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秦荽进来,李四娘忙起身要行礼让座,秦荽摆手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这些虚礼,我不过是来看看孩子。”秦荽在一旁的圆凳上坐下,看着孩子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打量自己,秦荽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她没有怀过孩子,其实很多时候她也很想要个孩子,至少那寂寞难捱的日子也有些盼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后来她反而庆幸自己没有孩子,至少少了许多牵挂和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秦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太太的话,他叫宝儿,还没有大名。”李四娘抿了抿唇,压下心里的愤恨,孩子连个姓名都没有便被亲爹给舍弃了,真是让她无法不气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儿,挺好的!”秦荽点头道:“你们早些休息,明儿一早我们先回富水镇。至于你的那些熟人们,我今天去求了人,能不能办还未可知,一切就看天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忙走到秦荽的身前,恭敬跪下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问:“你怎么就这么喜欢磕头?快起来吧,孩子看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看着也不怕,他也该知道这个道理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何况,太太的大恩,只怕今生今世我们都无法报答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对李四娘的态度很满意,温声笑道:“行了,我能做的有限,但我会尽全力帮你们”稍顿,又道:“至少我能保证你孩子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好看的眉眼有一刹那的怔愣,随即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休息了,你们也早些睡。”秦荽不欲多说,站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慢走!”李四娘送出门口,屈膝行礼道。不愧是家生子,态度恭敬得很,如今已经将秦荽当成了自己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秦荽进了屋关好了门,李四娘才转身关了门,背靠着门看向床上乱爬的孩子,突然又笑了:“只要你好好的,我即便是死也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一行人租了马车赶回富水镇,依旧回了原来的老宅子住,又让刘喜去通知兰花和莲儿回来,但刘喜便要留在那边房子里看着那些东西,那是秦荽的立足之本,万万不可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兰花和莲儿见了李四娘后,便对李四娘的儿子宝儿很感兴趣,宝儿也难得有人陪着玩,便高兴地跟着去厨房了,三个人边做饭边偷吃,笑声从厨房传了过来,李四娘突然红了眼眶,其实在看见兰花的时候,她便相信秦荽的话了,宝儿在这里能好好长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只有两个人,秦荽便开门见山道:“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完成,但此事需要胆量和一些智谋,并且我要你万万不可透露出我来,如果被人抓住,你也许会伤残,也许会死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微怔,抿唇思索时,耳边听见宝儿在院子里跟着莲儿边跑边笑的声音,瞬间下定了决心,她要为自己的孩子挣个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太太答应奴婢一件事,就是将我儿子的身份改掉,我不想他做奴籍,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点头,从身上拿出孩子的户籍,并非奴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颤抖着手不敢置信,下一秒便知道,秦荽赎她时便已经准备好了,就是为了让自己去完成那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没得选择,只此一条路,不得不博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你放心,我一会儿让莲儿娘来家里帮着照看孩子,她心善,必然会将孩子视若己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在老家时,曾经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,那是帮着老太太管院子的人,所以才被指给出院门去做县丞的儿子,并且在淇江县后宅全是她打理,看人是她的强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相信秦荽的话,能养出莲儿这样机灵可爱的孩子,自然不是恶毒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儿子脱了奴籍,又有人专门照顾,李四娘安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时,虎子和他娘周氏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虎子昨天回来的,家里没人便回了家,今天去玄妙观才听说秦荽回来了,便急忙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氏听说要她留下来照顾孩子,包食住还有月钱,她自然是愿意得很,这样便能日日看着儿子和女儿,简直不能更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秦荽将李四娘和虎子一起喊进了后院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商量了快一个时辰,李四娘才起身去前院找儿子,看着院子里玩儿的儿子脸上灿烂的笑容,李四娘眼眶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氏从旁边走过,见她站在那里盯着孩子们,便笑道:“听说你要去办差事,放心去吧,孩子我能帮你看好,等你回来我定然交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最擅长观人面相,一眼便看出周氏是个和善的,心里也放心不少,拉着周氏的手亲热地说:“多谢周姐姐帮我看着我家宝儿,他不调皮,好养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是做娘的,周氏如何不懂李四娘的心思,拍了拍她的手背:“你只管放心,就算是调皮也无妨,孩子调皮些才是应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