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60章 官差来了

第60章 官差来了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该如此。”秦荽点了点头,又道:“我夫君只是去看了看热闹便回了家,如今也去读书了,自然什么都不知道,我一个女子更是不懂,也不敢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大沉听后沉默良久,他摸不准秦荽是何用意,不过,这段时间明里暗里地接触下来,他已经不把眼前的女子当成漂亮的小姑娘看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后,鲁大问:“你今儿来就为了打探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不是!”秦荽平静地答道:“我家要搬去县城,想请镖头安排人手帮忙搬家。家里的东西倒是无所谓,只是那些香料很贵重,不得不小心谨慎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给出的理由很充分,鲁大未必相信,却不会探究,反正给够钱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未等鲁大应下,并且问明搬家的日子,一手下惊慌地跑了进来,一手指着外面:“大哥,外面来了县衙的捕快,你快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大眼色一沉,眼珠子飞快转了转,将最近的事情想了一遍,并未做什么惹着官府的勾当,心里略微放了心,于是呵斥道:“慌什么?县衙来人定然是问起火一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秦荽却心头猛跳,一个镇上的院子起火何至于如此快便惊动官差?恐怕是为了些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鲁大并未过于担忧,即便他悄悄进去看过屋里情形又如何?又不是他杀人放火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的喧哗声迅速变成争吵,看样子来者不善,秦荽站起身:“既然鲁镖头有事要忙,我便先回去,等镖头事了结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大是个在外面闯荡多年的人,这点对危机的敏锐还是有的,他忙对要走的秦荽一拱手:“萧太太,我家乔三去帮你办事未归,我这里若是有事,还请萧太太帮着看顾一下我这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很是奇怪,对于这样的托付实在是有些过了,何况她还是个女人,两人也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鲁大来不及多说,只躬身看着秦荽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响起,一官差从外面走进来,瞧着两人的样子冷笑道:“哟呵,鲁大当家的这是唱的哪一出?私会小娘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转身看向捕快,眼神冰冷:“你是县衙的捕快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捕快有些发愣,皱眉喝道:“差爷查案,你个小妇人居然敢如此无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个不入流的差役,居然敢口出恶语毁我名节,我定要去县衙找县令讨个说法。”秦荽的声音不大,可底气很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捕快的眼神捕快很熟悉,就是那些高门大户的主子看他们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捕快天天在外面耀武扬威,实则是入了贱籍,三代以内家中孩子无法读书科考,他们根本入不了高门大户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欺软怕硬才是他们的平时的常态,秦荽太了解了,你越凶,越高傲,他们反而会小心翼翼,否则则反之。

        捕快飞快在秦荽的身上扫过,衣服布料一般,头上的玉簪却还算不错,随即在她腰间看见了香毬才算是有些动容,这个黄金香毬做工精细,就连县里都极少有人佩戴,可见此人有些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适时解了围,忙笑着解释道:“这位差爷容禀,她是府城萧四老爷家的姑娘,来此是为了找我们镖局帮着搬家去县里。差爷也是无心的随口一说,还望萧二太太莫要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递梯子,捕快自然迅速下了,朝着秦荽一拱手,道了声得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自然不会不依不饶,下巴微微一抬,鼻腔轻轻一哼,随即看向鲁大,略微不耐烦地说:“我搬家的人手你早些安排好,莫要耽误了我的事,否则我让你这镖局开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做出害怕的样子连连躬身道:“是是是,请萧二太太放心,我们镖局都是老实人,定然不会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捕快冷眼看着秦荽的背影,眼神闪过一丝莫名的深意,嘴里问道:“她可就是那个萧家的外室女儿,嫁给了县学读书的萧家二郎?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大答:“是!”随即又补充了一句:“虽说是外室所生,可萧四老爷十分看重她,还特意请了先生教导,和家里的姑娘们也不差多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去衙门里弄了女人送去孝敬岳父的事早就传遍了,只可惜大家都只是听说了秦荽,并不认得此人,此时看来,也信了几分秦四老爷疼这个女儿了。毕竟她样貌气度都不俗,就是这脾气傲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冷一笑:“外室生的就差了天地之别,不差什么,哼,这是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面前摆谱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才想起来他的正事,突然冷下脸喝问:“你是不是进了着火的那院子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大一愣,心道:还真是为了此事而来,真是倒霉,跳进去弄伤了脚不说,还惹来了官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面上不能显露分毫,反而大咧咧拍着胸口道:“差爷,我们是去救火的,我是进去看了一眼,就在院子里看了一眼,里面烧焦了,我也没有进屋,差爷你看,我的脚就是跳进去时伤了,疼都疼死了,哪里还敢进去仔细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捕快看着鲁大,嘴角微微浮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,笑得鲁大背心发寒,他不明白自己的话究竟哪里出了错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,话多必失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捕快笑了笑,拍着鲁大的肩膀,一改刚才的凶横,低声说道:“县太爷要问话,咱们兄弟总要带个人回去让县太爷听一听事情原委,这镇子是鲁兄弟管着,自然是要问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放心,你是救火的人,大家都看见,为此还受了伤,县太爷不会为难你,只不过是问问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大半信半疑,却不得不跟着捕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还有两个捕快,正将镖局的人一分为二,分开两边在各自询问着什么,见到二人出来,众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要被带走,手下自然不肯,三个捕快也警惕地握紧了刀柄,大有胆敢阻拦便拔刀相向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忙对手下人道:“大家莫要闹,听我说,我是去协助差爷回话,我们又没有做坏事,怕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安静下来,差爷心里松了口气,也对鲁大有了些好感,态度也好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忙点了几个人的名字,道:“下午你们去一趟萧二太太家中,她要人搬家,你们小心点做事,莫要砸了我们镖局的名头。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鲁大被带走了,街上的人都纷纷出来瞧热闹,路边停着的马车车帘轻轻掀起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