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63章 李四娘

第63章 李四娘

        镇上的衙役全都撤走了,只不过,最近来富水镇的陌生人多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子上的居民基于趋利避害的本性,乡下有田地的便打着春耕的借口搬回乡下去了,而有些人则往县城去。当然,大多数无处可去,不过也小心谨慎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外奔跑打闹的孩子也被家人拘在家里,整个富水镇突然就变得冷清了,有些死气沉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镇子夜晚很热闹,如今也冷清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下午,刘喜跑来告诉秦荽:“嫂子,今儿有人来玄妙观,说是渴了要碗水喝,可他问东问西的,眼睛也不老实到处瞧,我觉得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喜跟着秦荽跑了几天,也跟着变得谨慎小心起来,所以有些风吹草动便先跟秦荽说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玄妙观有些特殊,一般人不敢闹事,所以秦荽才将贵重香料都放了过去。虽说是在玄妙观外面,可只有一墙之隔,道观的人也会看顾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镖局的人过来帮着搬家,还租了十辆牛车,当然,费用是秦荽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搬家很顺利,一路上未曾遇上拦截的人,很快便到了县里别苑,刘喜提前去通知了香铺掌柜,他们已经等在别苑门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苑大的有些离谱,且不止是大,还无比精致奢华,这是秦荽未曾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园子里还有一片桃花林,此时正密密起了花苞,只待十数日便能盛开,到时必是一场盛景。因为梅花的缘故,别苑叫做梅苑。

        绕了一圈后,连秦荽都有些惊讶,何况苏氏等人,只以为入了仙境。

        香铺掌柜的亲自带着大家看了一遍别苑,后指着一处院子道:“这是我们东家的住所,这里寻常锁了门。他也只年尾来盘一次账,最多一两日便会离开,东家来时也会从单独的门进出,所以你们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等人自然点头应是,随后,留下苏氏和桑婶等人收拾东西,秦荽跟着掌柜的去了另一处院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院落很偏僻,出入也有后门,倒不需要从正门或东、西角门出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两进的院落,外面被临时改成了一间一间的香房,堂屋是会客厅,左边屋子是给秦荽准备的制香调方屋子,两面墙全是空架子,靠窗安了木榻,是秦荽累了休憩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右边的房间连带耳室是莲儿和兰花的卧房,秦荽怕夜间有人随意跑进她的香房里乱翻乱弄,所以才特意如此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院是前任县丞的家仆居住的,掌柜的将卖身契都交给了秦荽,秦荽也将买人的钱给了掌柜的,掌柜的也不推拒,将银钱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拿着卖身契一一对照着问了几句话,发现这些人都无法胜任制香的活儿,无奈,只能根据他们之前的活儿和擅长安排岗位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秦荽跟掌柜的提出要求:购买所需香料和用具;还有买二十个十二岁到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男女,要手脚利索、洁净、无体味、无口臭、身体健康的才行。另外还需要找擅长工艺的师傅,金锭佩做好后,需要点翠、贴螺钿、描金、彩画、连缀丝线、编结穗子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香佩不止是有药香功效,还要精致漂亮才是上品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和掌柜的谈妥,秦荽负责出货,并保证每月出一款新的香品。而香铺出房子和材料,以及负责销售,双方三七分成。当然,秦荽只有三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乔三送李四娘、虎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先让李四娘先去更衣,顺便看看孩子再来回话,虎子也被周氏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行了礼后匆匆跟着一个叫小梅的丫鬟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看见的都是旧仆,小梅高兴地告诉李四娘:“如今的主家心善得很,一家子都不折磨人,我们只需认真做好分内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心知秦荽并非好惹的人,她只是懒得和旁人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,但若是惹了她,那后果也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她低声叮嘱小梅:“主家心善,我们更要小心些,莫要奴大欺主,若是惹了主子不快,这好日子也就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梅吐了吐舌头,说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越走越心惊,这别苑比她之前京城主家还要大上许多,这秦荽究竟有何本事弄到这样的住所?

        乔三跟秦荽报了此行的行程,他只负责隐藏保护,并不是很清楚李四娘究竟干了什么?说了几句后,乔三便回富水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看了儿子后,换了一身衣裳来拜见秦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身上取出一个荷包递了过去,秦荽打开了看了,是三千两银票,秦荽面无表情将银票塞回荷包里,很随意的放入袖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心里暗惊:这可是三千两银票啊,就算是她原来的主子也要两眼放光,激动得睡不着,可眼前的太太不过才及笄,看富水镇的房子,也不是见惯富贵生活的人,怎么能做到如此波澜不惊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帮了我一个大忙,我也答应你一件事。”秦荽淡然开口:“你若是想带着孩子回去找宝儿的爹,我也可以放你走,你的卖身契我立即给你,并且给你一笔盘缠,再安排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愣了,一时天人交战不知该作何表情?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秦荽是在试探还是说真的,便也抬眸看向秦荽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女人互相对视,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试探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坦然说道:“说实话,你心里有滔天恨意,又非常聪明,家里的下人又全是你调教的,所以,我不放心你留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开了反而让李四娘松了一口气,她也直言道:“太太,如今我回去也是个死,还望太太收留我一段时间,太太放心,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有损太太和太太家人的事,若是太太不信,我以.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咬了咬嘴唇,发誓道:“我以我儿子宝儿的性命发誓,太太可信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然是信的,李四娘最宝贵的不是她自己的命,而是宝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留下来也行,卖身契便要先放在我这里,你要走的时候,只需要告诉我,我随时放你走,我的承诺一直有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跪下,恭恭敬敬磕了头,喊了声:“太太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知道,她这是认主了,虽然,李四娘迟早是要走的,但不妨碍她现在规规矩矩当秦荽的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随后将此次去府城的事说了一遍,秦荽仔细听了,心里赞叹李四娘运气好得出奇,几乎未曾遇上任何阻拦和困境便完成了秦荽交代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家没有任何动静?”秦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特意绕开了秦家,不过,稍微打听了一下,我们走前的头一日,秦四老爷才回府城,他还带回来一个外室和一对子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挑眉,终于有了些急迫,问:“可知带回来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不知!”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