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64章 镖局离开

第64章 镖局离开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接手了管家的职责,桑婶彻底从操劳中解放出来,她只需要陪着苏氏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莲儿娘便无事可做了,她本来是帮着看孩子和做些杂事,如今倒好,每个地方都被李四娘安排了专门的人,宝儿也不用她看顾,莲儿娘便来找秦荽说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想了想,最后问她愿不愿在香房做事?莲儿娘本来就舍不得孩子们,自然是愿意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手暂时还未曾回来,秦荽便带着刘喜、莲儿和莲儿娘开始做赤金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们都是在打下手而已,至于苏氏和桑婶则主动接了打络子的任务,用她们的话说,干惯了活的人,闲下来容易生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赤金锭用火硝八两、漳丹一两、朱砂五分、黄丹五分依法炮制,此药不可多服,以三四分为适。

        用处却极广:治诸凡痧症腹痛、绞肠痧、乌痧,只需刀割细末稍许。治喉闭、双蛾、单蛾,用新水研少许服之,亦或细末吹之。还可治火眼、受暑恶心、无名肿毒、蝎蜇虫咬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的第一款香药锭佩便选了它。

        锭子药的制作,需要研磨、配伍、罗筛、炼油、捶打、熬糊、压模、装饰、自然阴干、去性、窖藏等等,其中罗筛、炼油、捶打、熬糊是精髓,也是最要紧的程序,需要秦荽手把手反复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最重要的一环是调配香粉,香带了药性,自然也按君臣配伍和合备用,这些只有秦荽能做,莲儿边看边打下手,耳听秦荽讲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捶打教给了刘喜,药粉和合后,需要仗千下、万下,刘喜是个天天干农活,上山砍柴下河打鱼的年轻男人也累得抬不起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手工熬糊则交给莲儿娘,这个需要细心耐心看着火,要不停搅拌,千万不能分心,莲儿娘干得很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想着以后也无需自己盯着所有的程序,有人帮忙她也能轻松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回来过一次,对于新“家”的奢华和井井有条也甚是诧异,虽然房子并非在他们名下,可对方说了他们可一直住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秦荽能在短时间内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,秦荽却推说是李四娘的功劳,萧辰煜想着秦荽以前并未学过理家,便也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秦荽将鲁大和镇上的事告诉了萧辰煜,萧辰煜也心有余悸:“若是我被抓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如鲁大一样扛得住酷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住的别苑主人有些来头,何况,你还顶着秦家四老爷女婿的名头,对方多少要顾及些,何况,平日你在学堂里,他们要去学堂拿人也需有确凿证据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辰煜点头,但也暗自发誓要认真读书才行,只有爬上高位才能护住自己,护住妻子,护住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和乔三是萧辰煜回学院的次日来的,秦荽虽然疑惑,但还是在前厅接待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的伤好了些,可人却沉默了不少,鬓角甚至有了些许白发,看来这段时间过得不是很顺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三率先开口:“萧二太太,我们兄弟此次前来,一是告辞,二是有事相求,还望萧二太太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惊讶了:告辞?他们要离开了,那自己以后用人还真是不太方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富水镇待不下去了,不得不走啊!”乔三叹了口气,颇为无奈地说:“这一段时间,总有人在镖局附近转悠,我们也无法接到生意,再留下来也没意思了,一大帮子兄弟总不能饿死、困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颔首表示赞同,富水镇如今不如以前了,好些人都搬走避风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们的意思,是不打算在县里找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府城。”鲁大粗着嗓子插了一句:“我们以前也是在府城讨生活,因为一些事才迫不得已回来富水镇,如今富水镇也不好混,不然索性回去府城,是生是死也要拼一把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心头一跳:府城?秦家老宅便是在府城,若是鲁大他们能在府城立足,自己也算是有熟人在府城了,以后打听点事也不至于那般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鲁大他们当初能被赶回来,再次回去真能立住脚?

        秦荽面上不显地听着,脑海里已经开始反复盘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三继续道:“我们此去,前途未卜,富水镇的兄弟多数是我们回来收的,有些另谋出路,有些却也无处可去,我们商量了一下,想问问萧二太太可否收留,留下来做个跑腿的、看家护院的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个人?”秦荽问得简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七个。”乔三也同样爽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却沉吟了起来,她本是个不信任旁人的人,如今院子里的人除了自己家人和刘喜莲儿一家人,便是李四娘管着的下人,看似都是秦荽的人,实则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且这些人都不能看家护院,秦荽确实需要看家护院的人,可镖局的人野性难驯,秦荽需要的人无需多厉害,可必须要听话,她总要有所拿捏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毕,秦荽道:“看家护院的人必须忠心,所以,我要他们的卖身契,当然,我也保证,一旦他们要离开,只要未曾损害我的利益,我能即刻归还卖身契,放人离开,绝不为难一丝半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有了卖身契在手,一旦做了损害秦荽的事,她要处置起来也更容易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三和鲁大都大吃一惊,万万没有想到秦荽能提出这样的要求,鲁大更是不满:“我的兄弟们都是能养得活自己的人,定然不愿意卖身为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便没有法子了,还是请他们另谋高就吧。”秦荽淡然拒绝,丝毫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站起身便走,乔三站起身朝秦荽拱手,想了想道:“此事我们不能做主,容我回去问问兄弟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站起身送客,浅笑道:“这是自然,若非心甘情愿,我也是不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三再次被噎,胡乱点头,转身去追鲁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的身上有伤,所以坐了马车,乔三也跟着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,她居然敢让我的兄弟们卖身给她,哼,简直是胆大包天、异想天开。”鲁大恨恨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无论如何,我们也要送几个人过去才是,即便是卖身,那也没有办法啊!”乔三心思细腻些,又比鲁大沉稳,毕竟他读过两年书,算是鲁大的智囊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也沉默了,良久,脸上的愤怒褪去,换了一脸的无奈沧桑:“你办吧,记得,不要找爱挑事的,这个萧二太太不是个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