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65章 鲁家东家

第65章 鲁家东家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乔三送来了四个人,只有这四个老实本分的愿意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大壮是乔三的远房侄子,本来是想跟着乔三走,不过,被乔三给强硬地留了下来;小七是个叫花子出身,今年十六岁,从小跟野狗、其余叫花子抢食,人虽然瘦小,却是机灵得很,手脚也很是利索,对于他来说,留下来在大户人家找口饭吃比去府城强些,所以他是自动要求留下,至于卖身契,他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对兄弟,张老二、张老三,家中有个瞎子老娘需要照顾,又要银钱给老娘治病,便也愿意留下来,至少这份看家护院的活比镖局稳当和安全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将人留下,让刘喜带下去安顿,乔三起身,朝秦荽躬身,秦荽忙站起身问:“乔当家的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这一走,不知何时能回来,为了不给萧二太太增添麻烦,我们最好不要联系。”乔三直起身,正色道:“兰花就拜托给萧二太太了,此恩我和我大哥定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兰花和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秦荽皱了皱眉,她一直以为兰花不过是他们不想要的拖累,可如今看来,事情似乎还有内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三复又坐下,说起了一段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府城的码头很大,每日来往的船只无数,客货繁忙,也就衍生了许多靠码头吃饭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大和乔三便是其一,他们和另外一个兄弟结拜为三兄弟,取各自的姓和三人的年纪来排行,鲁大、兰二、乔三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在码头拉了一批穷苦兄弟,一起找活干,主要是帮人下货、帮客人找客栈,给一些商人牵线搭桥等等,赚些辛苦钱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的活儿,也争抢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一次抢活儿的时候,再次和死对头杠上了,不知道为何,那次对方格外凶狠,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帮手,鲁大他们损失惨重,其中一个便是老二兰二,也就是兰花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兰二临死前,将兰花托付给了鲁大和乔三,鲁大和乔三势力大损,不得已回了富水镇,安顿好了才去兰二的老家将兰花接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听完了乔三的话,突然问:“你们安排人进来我家,是为了护住兰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也不全是,兰花对我们兄弟二人来说很重要,对旁人却不是,所以他们不会为了兰花宁愿卖身。不过是机缘巧合,他们也想要一个安定的事情做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们自然也会看顾着点兰花。在富水镇还是淇江县,鲁大和乔三都能知道兰花的情况,可他们一走,兰花便无人看顾,若是秦荽对她不好也没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本想问问,他们决定去府城,是否跟乔三这次去过府城有关,想了想还是没有问,少言少祸少事端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三离开时叮嘱了兰花几句,兰花似乎感受到了乔三要离开,拉着乔三的手不放,和乔三一般高,却比他壮的身子扭着,乔三耐心地安抚她,告诉她好好的,他们很快就会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三走后,兰花郁闷了一个晚上便忘记了此事,又高高兴兴地吃吃吃。秦荽倒是很羡慕她,如此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这样吃下去也不是办法,秦荽看着她将新做的衣裳穿的有些紧了,干脆将她带到了香房,跟着刘喜一起捶打香药,也能让刘喜缓一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在一旁放上零食,兰花便能一直不喊累的敲打,比刘喜好用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香铺的掌柜送来了二十二个少男少女,男女各一半。都是从府城和其余县买来的,费了很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将人分成了几个组,各自负责自己的事情,既能让他们快速上手,做到精、细、快,也不会偷学到所有法子,这也是为了防止同行来挖人或者偷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位据说要过年才来查一次账的东家,居然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家姓鲁,他到了后先是休息了一天,又去铺子里转了半天,下午便去了县里最有名的柳叶巷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叶巷之所以有名,是因为它不是青楼,却行着差不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并不会开门接客,需要提前递帖子,这家的接客姑娘看了帖子同意了才约人上门,且这一日,只留一个客人,陪客的女子抚琴、作画、写诗、下棋,谈古论今都是好手,既满足了男人好色的本性,又让他们多了些风雅,不至于在青楼里,随处可见的粗俗,更无需担心遇见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好些商人谈事或者约见重要客人,都愿意来柳叶巷,高雅又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叶巷的云娘使出浑身解数伺候男人,就连每日的吃食都是她亲自下厨,可即便如此,三日后,男人果断留下一笔银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娘抱着一匣子银子默默流泪,小丫鬟劝不住,又怕妈妈看见了生气,她不会打骂姑娘,而是她这个小丫头遭殃,所以也忍不住跟着流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知道香铺东家来了,可是几日未见人,听说都没有回梅苑住,便也将此事抛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鲁东家突然就来拜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没有想到,他竟然很是年轻,二十几岁的年纪,且面白文弱,有一双多情的桃花眼,眯眼笑时带着些比女人还要媚的风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鲁东家也没想到,和他们家香铺合作的女人如此年轻,那脸庞稚嫩,长得和很美,只可惜,一双眼睛很是冰冷无情,面对自己这个迷晕无数女子的脸,也毫无一丝波动和惊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姓鲁,在家中排行第九,你可唤我一声鲁九爷。”鲁九极力做出正直的模样,奈何样貌过于秀气柔媚,依然显得他的话有些轻浮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荽点点头,客气地喊了声:“鲁东家,我夫君姓萧,唤我萧二太太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九抿了抿唇,随手无意识敲着手中折扇:“萧二太太,可否带我去看一看香锭的制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秦荽丝毫不给面子:“此乃机密,也是我能与贵香铺合作的立足之本,不可随意让人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鲁九面色不虞,秦荽提议可以去看已经做好的一批成品,只不过还在做外部装饰:描金和穿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