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 - 都市言情 - 嫁寒门在线阅读 - 第74章 身娇体贵

第74章 身娇体贵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收拾好心情才走了出来,小兰忙上前搀扶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姑忙上前两步,问:“咋样了?准不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准,准得很。”苏氏笑道:“我都没说我是谁,活菩萨就将我的事说得清清楚楚的,就连我女儿的事也都知道,果然是个开了天眼的活菩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姑闻言,便也附和着赞叹了几句,又说今儿太晚了,等过几天空了她也来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回家后,只字未提活菩萨的事,只说了花钱请了个长幡求子。秦荽见她神色尚好,便也未曾多想,虽然她并不信求子一说,但只要母亲高兴,花点银子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晚饭后,小竹跟着李四娘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秦荽知道小竹和小菊是李四娘安排给母亲的丫鬟,如今来定然是说母亲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道:“小竹来找我,说起今天老太太去了观音庙后,还去了一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我娘怎么没有说?”秦荽正在梳头,闻言将梳子捏在手心,转身看向小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竹忙将苏氏去见老尼姑的事说了一遍,秦荽的指甲慢慢划动梳子齿尖,发出轻微的嗒嗒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觉得那老尼姑有问题?”秦荽问小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不知,只是奴婢发现,老太太出来后,眼眶发红,想来是哭过了,可老太太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还叮嘱我们不要告诉太太和旁人。奴婢怕有个什么闪失,便想禀了太太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得很对,拿不定主意的事,最好问问旁人。”秦荽让李四娘赏了小竹,又让她仔细小心观察着老太太,但凡老太太有何不妥,即可找李四娘或者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小竹离开,李四娘上前接过梳子替秦荽梳头,见秦荽盯着铜镜,实际上在发呆,便问:“太太可是担忧老太太?按理说,去算面相面不算什么?有些人能说到些点子上,有些人却不尽然,不过是胡扯混点口粮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我娘今儿如何,她只说了观音庙替我求子之事,却并未提及此事。”好端端的,为何要瞒着我?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梳头的手顿了顿,又继续梳,秦荽的长发很顺滑柔亮,但要从头梳通也很是费些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,奴婢明儿去看看,看这个老尼姑究竟是人还是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想了想,道:“我先前问问我娘,看看她究竟听了些什么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桑婶怕将病气过给苏氏,早上便搬去旁的院子住了,苏氏的里屋用一架屏风隔了块地方,摆了佛龛,此时,苏氏正跪在蒲团上念着经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!”秦荽进来,点了只香插上去,也拜了拜,这才看向苏氏:“娘,我们去院子里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既高兴女儿来陪她,又怕女儿发觉些什么,于是眼神便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这一点,秦荽便能断定苏氏有了事瞒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您可是有事瞒着我?”秦荽挽着母亲的手臂,站定了冷肃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有什么事瞒着你?再说,我是你娘,你怎可如此无端揣测娘?”苏氏难得硬气了一回,甩手将秦荽推开:“夜了,我要睡了,你也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可知道,我每走一步都极为艰难,我希望娘凡事都告诉我,和我商量着来,莫要再自作主张。”秦荽在母亲的面前少了些克制,说话很直接,因为苏氏看似柔弱,实则有些固执,若是不把话说得严肃些,她是听不进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眉头紧皱,眼神闪了闪,最终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可是那老尼姑说了什么?”秦荽干脆挑明了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氏大惊失色,忙问:“你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便是了然地说:“是了,肯定是跟我去的人告诉你的,我说了让他们不要说,不要说,结果呢,哼,没有人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氏犹如大冬天被浇了一盆水,突然觉得很冷:“他们表面喊得亲热,老太太老太太,听听,多好听啊。其实呢,谁把我当回事?要不是你,我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不是这样的,大家都是担忧您,您看,问您也不说,我心里能安心吗?”秦荽软了声音,继续劝说苏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苏氏第一次表现得很生气,将秦荽推了出去,只说自己要睡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离开的秦荽脸色阴沉,对同样觉得事情不妙的李四娘道:“你去准备一下,明儿一早我亲自去一趟,我倒要看看这‘活菩萨’究竟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骗银钱倒也无所谓,可我瞧着我娘这样,只怕不是银子的问题。”秦荽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应下,转身去安排出行车辆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秦荽交代刘喜看着香房,自己带着李四娘、小兰、小竹、兰花出发了,驾车的是乔大壮,张老二和张老三都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秦荽特意打扮过,一身春辰色织金花鸟纹锦衣,下着洒金霞色百褶裙,腰上依然是放了香珠的香毬,左手腕两支玉镯,右手腕则是一串念珠。而头上只簪了玉簪和珍珠做成的珠花,只不过,一看便知非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李四娘和丫鬟们都打扮得很漂亮,这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家眷出行,路上行人纷纷侧目避让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老尼姑的院落,秦荽下了马车,打量了四周,笑了笑,道:“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倒挺适合清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娘也看了看四周,并未多说,跟着秦荽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小尼姑已经走了出来,对着秦荽施礼:“施主,来此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干什么你们看不出来?”秦荽昂着下巴,很是高傲地说话,就差从鼻腔里喷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尼姑眉头微皱,旋即放开:“施主,我师父今儿不见客人,还望施主海涵,改日再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见客?为何不见客?是不愿见所有人,还是不想见我?”秦荽抱着双臂脸色冷了下来,一副我并不好说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个被宠坏了的大户太太,小尼姑也有些发怵,但还是抿着唇不让秦荽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大老远来了,连师太的面都没见着,回去还不得被人笑死,与其被人笑话,不如得罪了师太,待会儿我多捐些香油钱当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对着李四娘一抬下巴,李四娘便招呼小兰和小竹上前,两人齐齐动手将小尼姑拨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小尼姑怒吼出声,秦荽已经抬脚进了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小尼姑走了出来,见拦不住秦荽,只得说道:“你们这是作甚?还不快快放开我师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荽挥了挥手,小兰和小竹便立刻放开了人,迅速走到秦荽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施主要进去也行,但只能一个人进去。”瘦高小尼姑冷声对秦荽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小便身娇体贵,是万万离不开丫鬟服侍的,只能请活菩萨多多体谅了。”秦荽抬起纤纤玉指轻拢秀发,做出娇弱姿态,只是眼神和话语都十分冷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