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帝书网 > 其他小说 > 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> 第二十八章 名字
    整个晚餐吃的还算愉快,除了关于矿脉那一部分。

    正如纲手所言,世间万事万物都只有一个理,各人站的位置不同,则看法不同。

    在宇智波辰看来,和村子对着干或者搞民族自治那一套,是没有希望的,宇智波山父子拉着家族的破车狂奔,最终的结果,只能是车毁人亡。

    除非这辆车子能停下来,或者换一个新的掌舵者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哪一种,都不是现在的宇智波辰说了算的。所以他没必要为了一个还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去得罪三代火影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不等于说他会任由宇智波被灭,虽然他对这个族群并没有多少归属感。

    但如果真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,他不介意以雷霆的手段,除掉几个坏事的苍蝇。

    既然话也已经带到,双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在七点钟的时候,宇智波辰便站起身开始告辞了。

    宇智波山点点头,示意自己儿子替他出去送一送。

    “富岳大哥,就送到这吧,你的眼睛不好,还是多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站在大门口,两人又寒暄了一阵。

    富岳没有继续矫情,他今晚是真的被纲手气的够呛。

    “辰,多得我就不多说了,村子里都视我们如仇寇,我们一定要团结,我在警备队等你。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只是笑笑,然后摆摆手,转身朝着自己家走去。

    富岳就这样站在大门口,寒风吹动着他的衣服,发出猎猎的响声,直到少年的身影完全融入夜色,他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且不说富岳这里,宇智波辰在离开族长家后,却没有朝着自己小屋走去,而是顺着街道,一个人漫无目的地闲逛。

    家里除了他之外,就只有一个小黑,连个说话的都没有,索性还不如在外面逛一逛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风越刮越大,远处的街道也点起了路灯,偶尔伴着脚步,匆匆走过几个行人。

    当宇智波辰快要走到路的尽头时,零零星星的小雪缓慢地从天空飘落。

    云层很薄,有几处甚至能看到深邃的夜空,让人觉得这雪没过多久就会停下。不过尽管如此,十一月的雪,也是好久没见过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高亢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——

    “姐姐下雪了,你看下雪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,你慢点……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抬起头,在远处一处长椅上,发现了刚刚说话的两人。

    咦,只是随着视线的停留,他突然发现那个站起身的少年,很是眼熟。

    ——宇智波凉?

    是这么个名字吧,自从毕业后,就好几年没见了,宇智波辰一时间不太确定,不过想了想,应该没记错。

    毕竟,这名字实在太独特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死亡flag是绝对不能乱立的,其中很多话的flag回收率已经高达百分百,比如:这次任务后,就回村结婚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随着死亡flag的升级,逐渐变成了,不能做的动作,不能考虑的事情,现在已经变成了不能做的发型了。

    可这位更是厉害,直接一步到位,起名宇智波凉。

    顶着这么个自带flag的名字,能不凉凉吗?

    因此现在突然看见他,让宇智波辰颇感意外,尤其是这孩子活蹦乱跳,元气满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身负大气运者吗?

    就在他还在思考中,那边的熊孩子已经冲着这边指道:

    “姐姐快看,那边有色狼,一直在盯着我们!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宇智波凉已经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原本带着姐姐一块出来散步,还碰上了木叶三十二年的最后一场雪,一切都发展的好好的,但却被一个色狼破坏了。

    这还得了!

    眼看着,去叫自己的小伙伴们已经来不及了,于是他撸撸袖子,准备自己动手,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只是宇智波凉才走近一点,他的脸就垮了下来,因为他已经认出这“色狼”是谁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现在木叶年轻一辈风头最盛的,无疑是白牙、三忍、雷光这五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实力强大,更是立下赫赫战功,成为木叶无数忍者的偶像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身为雷光的宇智波辰才仅仅十二岁。这种肉眼可见的天赋,别说木叶,就是整个忍界都找不到第二个。

    而作为同学的宇智波凉更体会深刻,因为在忍者学校期间,他就饱受对方的凌辱!

    (宇智波辰:还不是为了积分!)

    总之,现在看见大魔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宇智波凉只感觉要凉凉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…会在这!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疑惑的看着他:“我路过啊……话说,你是不是忘穿秋裤了?腿都在发抖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管我!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笑道:“呦吼,好硬气啊,你的狗腿子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关他们的事,有什么冲我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远处的女孩打断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凉,那是你朋友吗,怎么不一块叫过来?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不待身边的少年回答,就直接挥挥手道:“我是凉的同学,我们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宇智波凉露出慌张的神色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啊,别紧张,你姐姐在叫我们呢,走吧。”

    宇智波凉一咬牙,伸出手拦在前面:“宇智波辰我们的恩怨以后再算,我任你打骂都行。

    但千万别在我姐姐面前,提起有关砂忍或者护送队伍的事。

    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姐夫也是护送队伍的一员,他…没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迟疑了片刻,他现在不太确定自己还应不应该过去,但很快,凉的姐姐又挥了挥手,于是他点点头: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宇智波辰越过马路,走到了那处椅子旁时,他才发现自己今天真的有些冒失了。

    原来凉的姐姐正挺着个大肚子。

    他扭过头怒瞪着紧跟而来的宇智波凉:“你怎么回事,现在这么冷的天,你让你姐姐呆在外面!”

    少年有些懵逼,但他的姐姐却笑道:“不关凉的事,是我自己要出来走走的,一直住在医院里憋得慌,医疗忍者也说过可以适当出来走一会的。

    而且我以前可是个中忍,身体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宇智波辰才放下心来,毕竟这是忍者的世界,十二岁的鸣人都能从十几米的地方跳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刚刚真是失礼了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宇智波辰,是凉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京子。”凉的姐姐点点头作为回礼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就感觉你面熟,原来真是那个木叶英雄,村口还挂着你的照片呢。”

    京子说起话来十分温柔,一笑就会露出两个酒窝,和她的弟弟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宇智波凉眼看姐姐把自己晾在了一边,就忍不住插嘴道:“姐姐,你刚刚说自己是中忍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京子想了想道:“那是六年前的时候了,当时我十七岁,你才六岁,后来我嫁给你姐夫后,就不当忍者了,你不记得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现在才十二岁,这次中忍考试我通过了,就超过姐姐你了。”

    京子捂住嘴笑道:“超过我算什么,辰君现在已经是上忍了。”

    宇智波凉嘀咕了:“那不一样,人能和怪物比吗?”

    看着姐弟俩有说有笑,宇智波辰升起一阵羡慕,如果他也有个姐姐该多好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那两个小伙伴也和你一块参加这次考试吗?”

    宇智波凉低头黯然道:“不了,只有凌和我去,丰他…死在大名府了。”

    宇智波辰默然不语,但内心却只是稍微波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几年,他见过太多的死人,有些认识,有些不认识,这些痛苦使他成长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孩子了,不会因为某个认识的人死去,就变得郁郁寡欢、伤春悲秋。

    正如大蛇丸所言:见过太多这种事,无论是谁都会习以为常…直到麻木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可怕、很无情,却又很无奈的过程。

    所以宇智波一族是爱的家族,但同样也是冷酷的一族,尤其是那些开启了万花筒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失去了挚爱,经历了最痛苦的挣扎。那么从此以后,无论再发生什么事,都很难再让他们产生情感上的波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感受着气氛变得有些压抑,宇智波辰便主动转移话题,冲着京子问道:“京子姐姐,你现在已经几个月了?”

    京子摸了摸肚子:“差不多六个月了,医疗忍者说预产期在明年二、三月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男孩还是女孩?”

    “都行。”京子露出期待的笑容。“我只希望他以后能够平平安安过一辈子,不指望他能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已经从压抑中恢复过来的宇智波凉却不同意,直接冲着京子的肚子喊道:“小宝宝别听你妈妈的,以后要像你舅舅这样帅气厉害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宇智波辰和京子两人对视一眼,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京子姐姐给孩子起名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丈夫执行任务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京子伸出手结过一片雪花,只见雪花快速在手心融化,然后她侧着脑袋说道:“女孩的话就叫希子,男孩的话就叫带土。”

    “宇智波……带土吗?!”

    ………